酒客背寒南山死

不适者请主动屏蔽文字

我没有那些正能量

随便一点暗示都能让我给自己画一个绳套,然后吊死在上面无法逃脱。

可笑的是,我一边在这种痛苦里挣扎,一边依赖甚至迷恋着这样压抑到缺氧的感觉。

如果没有痛的话,我觉得那不真实,是谎言,是背后隐藏着一张张讥讽的脸的虚幻。

我需要不断地刺伤自己,来证明那颗扭曲的心依旧千疮百孔而遗世独立着。

我的身体扭曲旋转,我听见骨头挤压碾碎的声音。

破碎的七零八落后用一根棍子撑起那堆白骨,套上人皮又是一条好汉。

“我很好”
mmp


热度(5)

© 酒客背寒南山死 | Powered by LOFTER